國內影視市場正在回暖好作品好演員逐漸浮出水

  2019年,中國電影市場總票房突破630億元幾成定局,其中破40億元的3部,破20億元的6部,除了一部美國大片,其他均為國產片。這一年,表現最為搶眼的是國慶檔,多部主流國產影片集體崛起,成就了“史上最強國慶檔”。電視劇方面,無論是革命歷史題材還是現實題材都有創新和突破,出現了《老酒館》《破冰行動》《都挺好》等優秀劇集。這一切,都為當下的“影視寒冬論”提供了反証。

  去年以來,因為熱錢減少、藝人降薪等原因,一些從業者和媒體有意無意地炒作“影視寒冬來了”。其實所謂的“影視寒冬”,不過是對過去數年行業泡沫的正常擠壓。影視行業的“遇冷”,恰恰肇始於過去數年的“極端過熱”。現在回想起來,那確實是一個熱錢涌動、行業瘋狂的時間段:影視公司豪賭大IP,動輒投資上億﹔視頻網站以流量為王,紛紛競價爭搶﹔流量明星片酬天價,趕場到隻能“軋戲摳圖”……最常見的制作模式是一位“頂級流量明星”,搭配數位老演員當配角,演一部由網絡小說改編而來的古裝劇。題材以玄幻、穿越、武俠、古裝偶像等居多,劇名則非常大,通常包含“鳳凰”“天下”“乾坤”“蒼穹”等字眼兒……

  當影視藝術成為資本游戲,當從業者都以逐利為第一目的,那麼劇本的扎實程度、作品的藝術水准必然會大打折扣,觀眾一旦不買賬,相關作品自然難以繼續收割流量和票房,行業重新洗牌也就成為必然。

  行業調整期,大IP糊了,流量藝人不靈了,人設崩塌了,曾經紛至沓來的熱錢,也潮水般離場了。與此同時,好作品和好演員也會逐漸浮出水面。我們發現,從去年到今年,真正扎實做好內容的公司,真正磨煉演技、好好拍戲的演員,不但活著,而且活得很好。曾以《琅琊榜》《歡樂頌》引起關注的正午陽光收縮了藝人經紀業務,心無旁騖地攻主業,近兩年推出了《大江大河》《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都挺好》等爆款劇,據行業人士透露,“每一部劇都不愁賣”。

  也有媒體統計了2020年待播的97部劇集的相關數據,發現其中有兩部以上待播劇的演員,大部分最近三到五年裡都曾出演過高質量的熱播劇,且80%都畢業於中戲、北電、上戲三大專業院校,而非“唱而優則演”“人氣高則演”的流量藝人。

  在我看來,“德不配位,必有災殃”,作品不配位,方致寒冬。夸大其詞的“影視寒冬論”,如果說有積極意義的話,那應是激發行業和觀眾的沉思,讓摳圖、文替無地自容,讓演技、口碑回歸本位,讓每個人的勞動所得對得起其藝術貢獻。

  可以預見的是,隨著人民群眾審美需求的不斷升級,影視等文娛產業的動態調整必將成為常態。對行業的參與者來說,與其抱殘守缺,空生焦慮,怨天尤人,不如從以下幾個方面做好自己的事情:

  一是堅持不懈抓隊伍。文藝行業的競爭,最終看的是誰能出精品,而出精品的依托則是人。梳理近年來比較成功的影視作品,大家會發現“基本都是那幾個團隊做的”。因此,在大眾對五毛特效、面癱式演技零容忍的情況下,能夠在未來培養或綁定數個在執行導演、表演、燈光、特效、配樂、造型、攝像等方面具備高水平的團隊或個人就至關重要。

  二是下大力氣抓劇本。“劇本劇本,一劇之本”,劇本能否吸引人,是否符合老百姓的審美情趣,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作品的前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劇本,就“前后改了66個版本”。過去那種“簡單買個網文,再動輒注水到80多集”的創作觀,顯然已經行不通。

  三是本著良心抓制作。近年來“整容式演技”“精良服化道”“每一幀可以當屏保”,成為影視劇的重要宣傳點。然而,實際執行中這些內容受到客觀條件的制約非常大,比如當特效的投入非常大時,制作者往往難以保持匠心,所以作品往往名不副實。今后要想贏得觀眾,靠糊弄和忽悠不行,作品質量必須得過硬。

  過去很多表演藝術家經常說“戲比天大”。我想這句話不隻適用於演員,同樣適用於影視行業的其他從業者。把戲當“天”,把觀眾當“地”,作品有依托,制作有追求,方能上天入地,頂天立地,早日迎來的行業的春天。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